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集卡网卡友论坛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02|回复: 6

我的邮币卡收藏经历(张锡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30 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张锡杰,中藏协会员,集卡委员会顾问,天津集卡爱好者,应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文管室程定飞主任之约,将自己的收藏经历,捐赠军用电话卡的心理路程,成文于此。       
                     
我的邮币卡收藏经历
       
        谈到我的收藏经历就得先从我的收藏引路人王振凯说起。
        1960年,我八岁,上小学二年级,在同院邻居王振凯大哥的指导下走上了集藏之路。王振凯年长我五岁,中学时代我们同在天津十中,文革前1965年,我上初一,他是高三学生。1965年底,王振凯被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特招入伍。前几年王振凯从北京军区大同军分区政委(大校)的岗位上退下来,今年已73岁了,定居北京。
        
        我的收藏是从收集糖纸、香烟盒开始的,1960年上小学二年级就开始向王振凯学习收藏信销邮票。从此迷上了集邮。记得1962年冬天下大雪,我和振凯哥舍不得花几分钱坐有轨电车,步行十几里,到天津和平路集邮门市部去买邮票。当年这个集邮门市部是天津唯一的集邮点。在这里柜台里摆满了新邮票,还有专门供学生们购买的盖销票。记得当时柜台里就摆放着刚发行不久的《梅兰芳舞台艺术》小型张,就是面值2元钱出售。当年2元钱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一笔巨款。只能欣赏,无力购买。1966年文革开始以后,我又收藏了许多文革信销票和新票。
    1969年5月我响应毛主席号召去黑龙江兵团当了一名兵团战士。我随身带了两大册老纪特和文革邮票。当年这些邮票就是我的精神财富和寄托。不幸的是1973年我第一次回津探亲后,回到兵团连队。我放在箱子里的集邮册不见了,不知是谁帮我“收藏”了。有人告诉我是谁,我说就当我不知道,给他吧。这样我就放弃了集邮。
    返城以后许多年,在1992年国家邮政开始发行编年邮票,我又重新迷上了集邮,收藏购买了许多我喜爱的老邮票。记得当时80年的猴票才200元左右一枚。
    后来,我结识了天津企业家、集邮家刘锡民先生,在他的影响和指导下,我开始了厂铭邮票的搜集和研究。在2008年我在《集邮》杂志第十期发表了“JT厂铭邮票的收藏与欣赏”的研究文稿。这篇文章在全国邮票市场上引起了轰动。JT厂铭邮票的市场价大幅上涨,特别是JT厂铭邮票中的“十珍”邮票价格,甚至上涨了几十倍。这是我始料不及的。
        
        九十年代初我开始收藏钱币。记得当时《中国人民银行建行40周年》纪念币才23元一枚,现在“建行币”市场价已经三、四千元一枚了。至今我国流通纪念币已经累计发行了110多枚,我都收藏了。价值不菲,发行量只有2万枚的精致纪念币是我重点收藏的品种。1999年中国银行开始发行《建国五十周年》纪念钞到今年发行《人民币发行70周年》纪念钞,共五种纪念钞,我也及时收藏了。2008年发行的《奥运》纪念钞,面值10元,现在市场价在3500至4000元一张。我还收藏了部分第一到第五版的人民币钞和硬币。
    在2000年以后,电话卡的收藏在中国进入了高潮期。世界上第一枚电话卡发行于1978年,到2010年后由于手机的普及,电话卡不久就销声匿迹了。
    在这期间,我收集了和集邮有关的电话卡,并撰写了长篇研究文章,在2007年全年12期的《集邮》杂志上连载。这是中国《集邮》杂志从50年代创刊以来第一次全年12期连载一个作者的文章。在2008年中国首届电话卡展在北京隆重举行。我的《集邮类电话卡》卡集获得了铜奖,并被中国收藏家协会吸收为会员。
    此后,我发现“军用电话卡”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收藏的门类,因此我把主要的精力投入到了收藏军用电话卡上。
    “军用电话卡”顾名思义就是军队发行、在军队内部使用的电话卡。我用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搜集、收藏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通讯部、海空军、七大军区(军改前)各部队主管军队通讯的部门发行的各种制式的电话卡几千余枚(套)。这些军用电话卡都是军队内部发行使用的,对外是不出售的,收藏难度极大。我在收藏军用电话卡的过程中发现,军队发行的电话卡,没有统一的发行管理,各军兵种各发各的,也没有发行目录可以参考。我就在参加各地卡展时注意搜集、交换,在互联网上寻找军队内部流出的军用电话卡,大部分是使用过的,也有部队供收藏用的,带有精美包装的新卡。
    自2008年,我在《集邮》杂志上发表了多篇军用电话卡收藏研究的文稿。这些文稿也是《集邮》杂志刊登的占用篇幅最多的文章。
        
        2017年我整理归类我收藏的这些心爱的军用电话卡时,我想这些卡应该有个归宿了。因为我清楚地知道虽然这些卡是由军队发行使用的,但军队没有一个部门收藏、整理、研究军用电话卡,这些军用电话卡是我军通讯史上的不可或缺的实物资料。我想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有可能收留这些宝贝。我在电脑上找到军博的联系方式。打电话联系到了军博文物部负责搜集现代文物的同志。我和军博文物部干事文宇说明了我的想法。文宇干事当时就答应我,和领导汇报一下,让我把一些实物带到军博看一下。就这样我在当年的几位黑龙江兵团战友的陪同下,分两批把我收藏的军用电话卡捐赠给了军博。军博文物部副部长程定飞代表军博接收了这批“文物”。
        
        2018年2月1日军博馆长董长军少将为我签发了“收藏证书”。同年4月25日我在北京天津黑龙江兵团战友陪同下来到军博文物部程定飞副部长宽大的办公室,接受了程定飞副部长代表军博颁发的证书。中国收藏家协会集卡委员会吴力新主任,《中国集邮报》记者黄玉魁老师也参加了颁发仪式。黄玉魁老师在2018年第31期《中国集邮报》上对此作了报道。
    把军用电话卡捐赠给国家级的军队博物馆,是我收藏生涯中最大的成就。在当今金钱至上的社会氛围中,我的这一举动引起了许多人,包括我亲朋好友们的反对和不理解。我顶住了压力做出了我认为正确的抉择。这批文物级别的电话卡,用金钱是不好衡量的。把它卖了,我可以得些钱。但毕竟钱财是身外之物。如果将这些卡卖掉,让它们重新流入社会,再收集回来,是不可能的,对国家和军队是不可挽回的损失!
    此后,我还将我收藏的中国“211”和“985”重点大学的几百枚校园卡捐赠给了北京大学为明教育集团天津校区。
        
       至今,每当我在互联网上看到我以前没发现的珍稀军卡,我仍把它买下,再汇集起来,把它们捐给军博。
    我认为这些都是我集藏生涯中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用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1 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让以前的垃圾变成古董,没有收藏,本来的古董也变垃圾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1 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让以前的垃圾变成古董,没有收藏,本来的古董也变垃圾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5 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行为高尚,值得点赞。对任何藏家来说,都希望自己的藏品有一个传承。捐赠博物馆也是一个传承之一。如果我的后代对此不感兴趣我也会捐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5 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的艰辛,收藏的乐趣只有自己才能体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5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5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集卡网(创始人:吴昊) ( 粤ICP备18082039号  

GMT+8, 2019-3-20 17:59 , Processed in 0.136142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